中论密钥 第十五品 观有无品

第五十三课


第十五品

<观有无品>

本品观察有无。有无即有实和无实,有实法就是柱、瓶等能起功用的法,无实法则指无柱、无瓶、虚空、石女儿等法。为什么要破有无呢?因为有无是一切见的根本,破了有无,一切见也就失去了基础。其实本论每一品都贯穿着对有无的遮破,本品则具体遮破。

二(破因缘之能生——观有无品)分二:一、以理证广说;二、以教证总结。

一(以理证广说)分四:一、破四边性;二、别破自性他性;三、修习离边中观;四、认识所离之二边。

一(破四边性)分四:一、破自性与他性成立;二、破有实无实法成立;三、呵斥所破之见;四、结合教证而说明。

一(破自性与他性成立)分二:一、破自性成立;二、破他性成立。

一(破自性成立)分三:一、自性由因缘而生则无义;二、自性由因缘而生则相违;三、宣说名言中的自宗。

一、自性由因缘而生则无义:

众缘中有性, 是事则不然。

如果说诸法的自性在众缘中本自具足,只是依靠众缘而现前,这是不合理的。

有部宗认为:一切万法的自性实有存在,在各自的因缘中本自具足。也就是说,未来法于未来位实有存在,因缘具足时未来法就迁移到现在而成为现在法。因此,本具自性的诸法在因缘聚合时就自然显现[1]

破曰:这不合理。因为你们在承许万法自性有的同时承认诸法依缘显现,这显然自相矛盾。比如苗芽在种子等因缘中已经存在,那还有没有必要依靠因缘让它重新产生呢?没有任何必要。因为存在的法再产生并没有任何意义。所以,既然一切万法的本体本自成立,就不必观待因缘聚合。

二、自性由因缘而生则相违:

性从众缘出, 即名为作法。

性若是作者, 云何有此义?

如果自性是从众缘中产生,就应名为所作法;自性若是所作的法,哪里会有这样的道理呢?

经部宗与唯识宗认为:万法的自性在各自的因缘中并不存在,只不过当因缘聚合时其自性便随之产生[2]

这种观点也不成立。因为自性若从因缘中出现,那它就成了所作之法,所作之法又如何有自性呢?就像放在花布上的白玻璃虽然显出花色,但花色是不是玻璃的本体呢?肯定不是。如果花色是它的本体,那此玻璃不论放在何处都应显现花色,但并非如此。既然借助花布才能显现出花色,就说明花色是由因缘而成的所作法,是所作法就绝对不是自性,因为诸法的自性必须是不随因缘生灭的法。所以对方的观点不成立。

胜义中自性虽然不成立,但在名言中从诸法所具特性的角度而言自性是成立的,比如火的本性是暖热,水的自性是潮湿,风的自性是动摇,地的自性是坚硬,虚空的自性是无阻碍。名言中自性是不变的,火是否时而热时而不热呢?当然不是;一个人小时候就很好,他的人格到老也未改变,这种善良就成了他的本性。

三、宣说名言中的自宗:

性名为无作,不待异法成。

在名言中以三个条件可以成立诸法的独特自性:无作、不待、不异法。

这里的“成”是成立之意。按全知果仁巴大师的讲义,名言中成立本性必须有三个特点:

一、无作,即无须依因缘造作而成,比如火虽然需要薪柴等因缘,但火的热性不需因缘本自具足。

二、不待,即不观待他法而成立,如火的热性并不像左观待右、长观待短那样观待他法。

三、不异法,即不变异成他法,就像火的热性永远也不会有今天热明天不热的情况一样,从火形成直至灭亡之间热性始终不变。

虽然胜义中没有火和火的热性,但中观宗在名言中并不否认火和火的热性,这一点月称论师、寂天菩萨的论典中都有说明[3],全知麦彭仁波切也说:没有破显现的中观宗。对于事物的本性,不论科学权威还是一般的世人都有一定的认知,因此,中观派在后得位也要随顺世间而安立名言[4]

二、破他性成立:

法若无自性, 云何有他性?

自性于他性, 亦名为他性。

如果诸法无有自性,又怎么会有他性呢?因为从他性的角度而言,自性也叫他性。

自性是他性的基础,他性观待自性才能成立。既然诸法无有自性,又怎么会有他性呢?比如柱子的自性不成立,那它观待瓶子而有的他性也无法成立;同样,如果瓶子的自性不成立,那观待柱子而有的他性也无法成立。自性、他性实际上都是在同一个本体上安立的,就像一个地方观待彼处叫此,观待此处叫彼;或者同一个位置观待下面叫上,观待上面叫下。

成立他性不能离开自性,成立自性也不能离开他性,因为任何法都需要依靠各种因缘才能成立,比如一粒种子就是由很多微尘[5]组成的,而每个微尘又具有色、香、味、触等。

二(破有实无实法成立)分二:一、破有实法;二、破无实法。

一、破有实法:

离自性他性, 何得更有法?

若有自他性, 诸法则得成。

离开了自性他性,哪里还有一个有实法的总相?如果存在自性他性,那么一切有实法也可以成立。

对方认为:自性、他性确实不存在,但有实法的总相成立,以有实法的总相可以成立有实法的存在。

破曰:有实法是能起功用的法,它要么以自性建立要么以他性建立,离开了自性、他性哪里有一个有实法的总相?根本得不到。

对事物观察时大家都应遵循理证:如果有自性、他性,我们也可以承认有实法的存在;但实际上并无自性、他性,那你们为何不承认空性的观点呢?如果没有自性、他性也能建立诸法的本体,那石女的儿子、虚空中的鲜花也都应该成立了。

以智慧观察现实生活中的万法时不可能见到任何实质,可以说诸法的本体了无可得,即“没有见才是最殊胜的见”。

法王如意宝曾这样说过:“牦牛就在那里,但没有找到,这不是正量;牦牛确实不在那里,也没有找到,这才是正量。”

同样,如果事物的本体存在,我们却没有找到,这是非量;事物的本体并不存在,我们也没有找到,这就是正量。诸法实相远离一切戏论,并不是观察后才如此,只不过我们以智慧见到了这一点,而众生因无明烦恼所染并没有见到。事物原本怎样我们也如是见,有境的智慧非常相合万法的实相,用因明的术语来讲这就是以事势理成立。当然,只有依靠善知识的教言及殊胜论典,人们才能了达万法的本来面目,如果在见的基础上继续修行就会真正现前这种境界。

二、破无实法:

有若不成者, 无云何可成?

因有异法故, 有坏名为无。[6]

有实法都不成立,无实法又怎么能成立呢?其实只因存在变异法的缘故,世人才将有实法的坏灭称为无实法。

如果有实法不成立,那无实法也不可能成立。为什么呢?因为无实法就是指有实法的变异或毁灭,比如瓶子存在时是有实,当它被铁锤摧毁时,即瓶子的相续已经进入无瓶的阶段就是无实法。由此可见,无实法一定要依靠有实法才能安立。不管是所见所闻的任何外境,还是能见能知的何种心心所,这些有实法都没有自性、他性,所以无法成立。没有有实法,观待它而有的无实法也无法成立,比如瓶子的有实不成立,那么遮破它的单空无实也无法成立。所以,有实法与无实法都只是一种假立,两者并无本质差别。

如果对《中观根本慧论》的推理方法非常精通,那我们对《心经》“色即是空,空即是色”的理解就不会只停留在教证上。为什么说“色”不存在呢?因为色的自性、他性不存在;为什么说“空”不存在呢?因为“色”不存在。因此,色、空是双运离戏的。


[1] 月称菩萨于《中观四百论大疏·破时品》中说:

[今当阐扬执果先有先无论者,二俱不可由因生果。

为显此义,故次颂曰:

“若执果先有,造宫舍严具,

    柱等则唐捐。”

数论宗、说一切有部等即为执果先有论者是。如诸数论师所计:若法谓有,皆定有性,若法谓无,皆定无性。兼许无法不生,有法不灭。彼执无法实无所作故,以法能近取所取故,以功能方可施作功能故……谓生先即已有的果法。若谓先定无果者,则堕一切(非果)应从一切(非因)生之负处,是事则不然。以是因缘故,便作是念言:“定有者方可转变为果。”

诸有部师因恐畏自堕性从无因生之负处故,便妄计过、现、未三世中皆成有实体。所言和合体也只是暂时显现的果相而已,实非实质(新生)的果法。(所谓的果法也仅仅只是将)三世中先即已有自体的物质,通过因缘和合使其显露于现在的分位而已。并认为实无先无新生的物质。]

[2] 月称菩萨于《中观四百论大疏·破时品》中说:

“果先无亦尔。”

[胜论宗、经部、唯识宗等行人皆属执果先无论者之类。彼等意谓若果先有生果即成无实义故,凡有所生者,先必无果。

此中胜论师等则声称:由地等诸分极微和合生成两个以上别有实体的有分极微体。计执凡所生果先必无自体。

如是诸经部师等亦将:“如是,诸比丘!眼从未生而得生,生已复灭。”的契经圣教中,将前一句解读为是执果先无后生的能立。

诸唯识师等亦作是说:“森罗万象的一切(能、所)相识,其生因即是所熏习气成熟未成熟的差别所致。当现前阿赖耶识上熏成习气的因缘成熟时,方能现起彼彼先无后有的(六)转识。]

[3] 《入中论善说海·智慧品》云:

见闻与觉知,于此不遮除。

此处所遮者,苦因执谛实。

对方说:假设自证不存在,那么他证也不存在,如此一来,见、闻、觉、知也都不复存在了。此等见、闻、觉、知与显现分并不是这里所要遮破的对象,此处所破的是妄执这些实有的分别念,因为它是痛苦的根源。如《入真如经》中云:

“由执实有过,自生贪等敌,

    如若遣除彼,彼等岂能生?”

[4] 《大乘广百论·释论·破边执品》云:

[能诠、所诠皆自心变,诸心所变情有理无,圣者于中如实知见。云何知见?谓见彼法皆是愚夫虚妄识心分别所作,假而非实俗有真无。随顺世间权说为有,是故一切能诠、所诠,俗有真无,不应固执。]

[5] 微尘:拼音 wēi chén,色体的极小者称为极尘,七倍极尘谓之“微尘”。

[6] 鸠摩罗什译《中论青目释·观有无品》云:

[问曰:若以自性、他性破有者,今应有无。

答曰:

有若不成者, 无云何可成?

因有有法故, 有坏名为无。

若汝已受有不成者,亦应受无亦无。何以故?有法坏败故名无,是无因有坏而有。]

Copyright © 2022-2024 龙慈国际佛学院 Nmibafrance